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烈焰 > 第98章 下手很重

第98章 下手很重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应该是去办手续了,还交待护士看好了。
  傅弈进去,果然是夏双,脸白的跟纸一样,看着可怕。
  “她怎么了?”傅弈问,“哦,我是她朋友,刚刚看到有点像她,就过来看看,她还好吗?”
  护士知道傅弈,就是刚刚陪着十一床的那个男的,长得特别好看。
  “急性肠炎。还好送得及时,刚刚做完手术,已经没事了,好好休息便是。”
  “哦,好,谢谢你了。”
  护士这边的工作做完后,让他看着病人,自已便走了。
  傅弈握着夏双的手,冰凉冰凉的,他一直帮她搓着,可也只是热了一点点。
  所以,她没接他的电话,是跟钱立楠在一起?
  他们一定在一起,否则他也不能及时地将她送来医院。
  可说到底,还多亏了钱立楠。
  否则,他就要失去这个姑娘了。
  不一会儿,钱立楠就过来了,看到傅弈握着夏双的手,不悦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  傅弈的手迟疑了一下,最终还是松开。
  “我还以为认错人了,没想到真是她。”他站起来。
  钱立楠却说:“你本来就认错人了。”
  傅弈知道他话中的意思,也不跟他争辩,低头笑了一声,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
  钱立楠蹙眉,傅弈也不再多说,离开了病房。
  夏双的视线模糊,看着一个人就好像傅弈,而且似乎听到傅弈的声音了,只是完全转醒时,只有钱立楠一个人。
  她的视线四处看着,哪里有傅弈的影子?
  “醒了就到处乱看,找什么呢?”钱立楠玩笑,“我还不够你看的?”
  对于这次出事,夏双也很感谢他,没有他,她这回就真的要出大事了。
  所以啊,一切都是注定的,就是这么安排的。
  她笑笑没有出声,捏着自已的手,感觉这手,好像一直被一个人握着,这会儿,又变得冰冷了。
  陈奕舒住院的这三天,陈林一次都没来,傅弈跟她说,是他没让他来的,毕竟有他在照顾着。
  的确,傅弈也有公司要忙,可还是大部分时间在陪陈奕舒,这让她很感动,只是,作为父亲的陈林,他要不要来看女儿,难道就凭傅弈的一句话?
  也只能说明,总有一些事,是比女儿更重要的。
  陈奕舒出院的这天,正巧碰到钱立楠带着夏双出去透透气。
  四人就这么碰了面。
  两个大男人之前已经打过照面,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,就是两个女人心底倒是泛起了波浪。
  原来她也在住院?
  这是她们同时的疑问。
  不知道是不熟,还是觉得没必要,几人只是微微点头,并没有说话,就各自去做自已的事。
  “那不是夏双么,你怎么也不打个招呼?”
  陈奕舒跟傅弈出来后,她才问他。
  傅弈看着她笑了一下,没应她,她又问:“傅弈,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夏双就是夏云美,而且也都知道你很爱她。可为什么……你最近的行为,我都有些看不懂了。”
  “看不懂就不要看了,反正也不重要。”傅弈随便回着。
  “那……”陈奕舒蹙眉,“那,她旁边那个男的是谁?”
  两人已经在车上,傅弈的车开出了医院,他转着方向盘,倒是一脸随意地说:“他就是钱立楠啊,你应该听过名字的吧。听说,他是夏双一直暗恋的男人。”
  无论那人是钱立楠,还是夏双一直暗恋的男人,这两点,都让陈奕舒非常吃惊。
  前者她早有耳闻,因为罗家家庭特殊,所以罗家长辈器重的人,无论是商界还是政界都很关注,所以钱立楠这个名字,知道的人不少,但见过本尊的,并没有几个。
  至于后者,陈奕舒真的没想到,夏双这样的人,也有暗恋的男人。
  只是,罗家的大权被钱立楠暂掌,也是件令人唏嘘的事。
  “不对啊。”陈奕舒突然想到一件事,“那罗家的大小姐不是喜欢钱立楠吗?而且传言他们都要订婚了,怎么,怎么他又跟夏双在一起?”
  她也听说过,罗家父女俩都精神上受到刺激,都在精神病院住着。
  至于具体什么原因,外界便不知道了。
  傅弈用表情告诉她,他也不知道。
  回家的路很长,路上车水马路,人心复杂。
  医院的树林里,夏双被钱立楠推着,走要林荫小道上,微风吹着,感觉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。
  她有脑子也愈发地清楚了。
  看来傅弈跟陈奕舒的事是真的了。
  “你不是说跟傅弈是朋友吗,怎么刚才见了他也不跟你打个招呼呢?”
  钱立楠的声音突然响在头顶上方。
  夏双嗤笑一声:“是朋友又怎么样,人家未婚妻在旁边,总要注意些吧。”
  钱立楠了然,也不再说别人的事了,问她想吃什么,夏双说想吃石锅拌饭。
  晚上的时候,钱立楠去外面买饭,不过这附近卖石锅拌饭的还真的没看到,可能要跑到市里去了。
  夏双说算了,随便买点别的都可以,可钱立楠没同意。
  一个石锅拌饭而已,他一定会满足她。
  就在钱立楠开车离去后,傅弈就进了夏双的病房。
  她还以为是钱立楠忘了拿东西,一脸笑意地抬头看去,当看到是傅弈时,脸上的笑顿时顿住,随即便收了回去,变成一脸的冷漠。
  “看到我很失望?”傅弈移步到她病床前,幽深的眸子盯着她,一眨不眨。
  刚刚明明就是在笑,肯定以为进来的是钱立楠,可看到是他傅弈时,脸变得比天气还快。
  他倒是也没怎么为难她,坐到床沿:“怎么样,好些了吧?”
  他抬手就要给她捋额前的碎发,被夏双扭头,避开了。
  其实傅弈走往她跟前时,让夏双想起从前他们第二次的见面就是在医院,他将自已渗血的胳膊抵在她的唇边,让她至今都不能忘记。
  那时的他,野蛮中带着些许变态和疯狂。
  刚才那一瞬间,就让她想到这些,她还真的有点怕他又会跟从前一样会对她怎么样。
  毕竟此时此刻,傅弈看上去是挺平静的,可夏双总觉得,这是暴风雨要来的征兆。
  被避开了,傅弈的手落了空,他也不收回,就定在那定了一会儿,转而抚向她的脸,却是直接捏住她的下巴,笑着问:“几日不见,怎么就跟我这么生疏了?”
  他面上带着笑,手下却毫不留情,弄疼了夏双,她蹙眉扳开他的手:“我跟你本就不熟。”
  “瞎说,你跟我女朋友长得这么像,怎么会不熟呢?”傅弈的眼神有些奇怪,“有时候,我都会把你看作就是她。夏双,你说怎么办?”
  他的声音有些阴沉,夏双不想跟他玩了,她觉得这很危险。
  而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她,一秒都没有离开过,席卷了她所有的表情。
  “我怎么知道!”夏双心里明显不高兴了,“不好意思傅先生,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,就请离开吧,我想休息了。”
  傅弈一动没动,一直没忘记他刚拧开门把手进来的那一瞬间,夏双脸上的笑。
  “哦,你不说我倒差点忘了。”傅弈又一本正经了起来,“我看你跟钱立楠在一起,还那么亲密,就想问问,你们是不是和好了?”
  “有没有和好跟你有关吗?”
  “昨晚,你们睡一起了?”傅弈倒是没管她说的,自顾自地问着自已想问的。
  当他问出这话,看到夏双皱在一起的眉头,心里就更加没底了,好像自已偷窥了别人的隐私般。
  同时,熟悉的心痛再袭来,他的脑子里浮现出船上的画面,那两人拥吻的画面。
  刹时,傅弈面色突然黑沉,音量也提高了,变成了质问:“是不是睡在一起了?!”
  “是!”夏双瞪着眼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,“我们男女朋友关系,睡在一起有问题吗?啊?”
  她也有火,可此刻傅弈的火更大,窝在胸口简直要爆炸了。
  “好,真是好极了。”
  他埋下去的脸,突然抬起,不给夏双任何机会,直接封住她的唇,狠狠地无尽索取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