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烈焰 > 第97章 被她夏双出圈的人

第97章 被她夏双出圈的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下午的时候被这个夏双言语上搞了一顿。弄得她很不爽,所以千方百计地打听到有关于她的事。
  知道了她就是夏云美,那一切就好办了。
  瞧她那一副得意的模样,好像知道了什么天大的秘密。
  夏双睨着她,淡淡道:“马小姐这么热心肠,怎么也只混了个三线?需不需要我给你助助力?”
  这夏云美就是夏云美,失去记忆了还是像她,马潇潇哼了一声:“夏小姐,你这么说话,我会不高兴的,我一不高兴,有些话我就不想跟你说了。这么大庭广众下的,我也是冒着被暴露的危险。”
  “呵。”夏双嗤笑,“你不高兴跟我没半毛钱关系。而且,我也不想听你跟我说什么,所以请你自已留着吧。另外你看,你都在这冒泡半天了,也不见有人认出你来,更别说什么合影签名了。啧啧,您是将自已保护得太好,还是他们根本就不认识你呀?”
  “你……”
  马潇潇看着周围这么多人,说说笑笑的,明明有很多人朝她这边看过来,可就像看再普通不过的人一样,瞄一眼就过去了。
  她气得直跺脚,扭着身子就走,丢了一句话:“你就等着别人看你笑话吧。”
  夏双看着马潇潇离开,嘴巴不动了。
  她这个人比较敏感,觉得马潇潇不可能无中生有来找她麻烦,一定是有什么事要发生。
  可跟她有关的事,会是什么事呢?
  而且她说的是,替别人做嫁衣裳。
  指的又是谁?
  再没心思吃饭,付了钱后,夏双驱车离开。
  之后的几天,夏双精神很不好,晚上总是做梦,每次都会梦到陈根兰跟她抱怨,说她现在当了大公司的老板,也不知道去看她,她不知道她在那边的日子过得多苦,她这么有钱,怎么也不知道烧点钱给她用用,还说她都死了,她凭什么要活得这么潇洒幸福,还想找男人。
  夏双总结,陈根兰死了,而且活着的时候没得到过丈夫的爱,所以她也不应该得到别人的爱,她不配,她不可以。
  “夏双!”程青怒气冲冲地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。
  夏双头疼,正靠在那捏额头。
  程青这么冲进来,震了她一下。
  她缓缓睁开眼,睨向程青的眼里全是冷漠,让程青心里一颤。
  她怎么会有这种眼神?
  对她的那么一点了解,还是从前从周州那里得知,只知道她病入膏肓却秉性怪异,太有自已的主张。
  当周州将整个公司都要交给这个女人时,他还表示过反对。
  她不是周家人,更不是周州的妻室,只是周州喜欢的女人,他就那么信任她。
  后来,当她真的管理公司,他才发现,她并不是她表面看上去的那样好说话,完全就是两种人。
  有时候连他自已都分清,哪个才是真正的她。
  “我再跟你说一遍,程助理,请叫我夏总。”她挑眉,一字一句,“夏双,不是你叫的。”
  程青回神,眯眼。
  关于称呼,她之前警告过他,没想到,她竟较起真来。
  知道刚才是火气大了些,程青深呼了口气,缓了缓,问:“为什么不跟红瑞继续合作?”
  “因为他不讲诚信。”夏双盯着程青,“我想程助理应该知道,他屡次三番的在合同期内更改价格。请问,这个行为合适吗?”
  程青微微垂眸,眼神躲闪。
  夏双就知道,红瑞更改价格的事,程青是知道的。
  不管他跟周州是什么关系,这次,她不打算就这么过去。
  “还是说,是你将这差价用在别处?”
  夏双逼问他,想到那个画面,忽然笑道:“不过说起来,程助理的眼光可真差。”
  夏双故意不将话说完,程青却听出她话中有话,心有不甘,举目睨向她:“你什么意思?难道我会坑我自已的兄弟。”
  “打住。”夏双朝他摆摆手,“周州已经死了,你也坑不到他了,最多坑我而已。”
  程青拧眉,夏双笑问:“难道不是么?”
  她勾唇肆笑的样子,很像一个人。
  最终,他也没有否认:“我知道自已在做什么。”
  “那就最好。”夏双看着他问,“那么程助理,对于红瑞在合同期内随意更改价格的事,你怎么看?”
  程青的脸都绿了,可也知道的确是自已行为不适,只好点头:“就按夏总的决定来。”
  夏双朝他拍起掌,挑起一边的眉稍:“多谢程助理的理解。对了,如果他那边还想谈的话,麻烦你转告他一声,被我夏双出圈的人,永远都不会有翻身的机会。”
  程青闷闷地嗯了一声,准备转身走人,又被夏双喊住:“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,马潇潇这个女人,不适合你,玩她,你太掉价了。”
  夏双也真够胆的,这种事她也会插手,可偏偏,程青只敢用不悦的眼神凝她,多余的也不敢说。
  他们两人的心里都清楚,也就不捅破那层纸了。
  面子嘛,还是要留一点的。
  夏双是这么想的,就是因为他是周州的兄弟,又真心诚意地辅佐她,她也愿意给他一次机会。
  又过了一些时日,大概五月份的时候,竟传出了傅弈要订婚的消息,而且对象就是陈家的陈奕舒。
  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江城,夏双想不知道都难。
  所有知道夏双跟傅弈关系的人,都很紧张夏双的情绪。
  夏双却在想,傅弈说出差一周,结果弄了一个多月还没回来,而她却在这一个月里,将那小桥给弄好了。
  难怪那晚马潇潇会说,她是在给别人做嫁衣裳。
  这个马潇潇,对他们的事倒是知道得挺多啊。
  “姐,今天要泡个澡么?”
  夏双又去云阁了,云阁的几个姐妹当然也知道傅弈要跟陈奕舒订婚的事儿。
  怕她情绪紧张,想着用泡澡的方式让她放松放松。
  “行啊。”夏双笑着回应。
  她当然也知道她们的用心良苦。
  几个姑娘轮番跟她说话,惹得夏双说:“你们这服务太周道了,难怪生意这么好。”
  她们几个面面相觑,却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  泡完澡后,夏双给了安希一张名片:“这是我一个朋友的,她也做美容养生,最拿手的就是调体质,有很多不敢怀孕的都找她调好并怀孕了。我想,这个对你们阿艺应该有用。而且,对你们店里来说,也是一项不错的合作。”
  那日她们随便的几句话,夏双就听到心里去了,不仅如此,她还为她们想得这么周到。
  安希看着名片上面的字,落了眼泪:“姐,你真好。”
  夏双笑:“没事儿,主要我在这里做得确实挺舒服的,举手之劳。况且,利益都是互相的,双赢才最好。”
  夏双走后,温佳艺走过来,拿着名片看了一眼,望着已经开车离开的夏双,叹了一口气:“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,一切才能恢复正常呢?”
  “阿艺,你老公不是傅弈的哥哥么,要不你问问呗,傅弈怎么不声不响地就要跟另外的女人订婚了?”
  看来他订婚的事是真的,媒体不仅拍到他们在一起的照片,傅弈也没有出来辩解。
  温佳艺心里也十分难过,可是,傅彦霖,只要她在他面前提起傅弈,他的脾气就会变得特别暴躁。
  只是,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件事就这么发生而什么都不做吧?
  “行。”她应道,“你也从钟景那打听打听,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。”
  温佳艺今天是早班,六点就到家了,她先把饭做好,然后打电话给傅彦霖,他说他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家了。
  这半个小时,温佳艺蹙眉想了个主意,将自已捯饬了一番,等傅彦霖一回来,见到春光满面的温佳艺,看得痴了。
  她今天穿了连衣裙,是他上次买给她的,她一直说没找到机会穿,今天这是什么好日子。
  暖黄色v领导的裤子,特别衬她的皮肤,而且大小刚好,很显她的身材。
  自从上次两人在浴室在一起后,傅弈就愈发不想控制自已,这会儿看到她,什么也不想多想,直接将她拉入怀中,疯狂地亲热了一番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